神算玄机

EAN2016]欧洲神经病学年会参会随想
更新时间:2019-08-10

  四天的会议,一晃而过。面对这一场学术盛宴,还真得好好消化。简单谈谈感想,这次参加EAN我主要有三个感受:

  临床医生做科研可以更好地服务临床,而不是与临床冲突的。这次参会人员有大量的学术型临床医生,就是在大学医院里面,一手科研一手临床的医生们。

  国外的医生有两个出路,一个是纯临床型,这个占大多数。一个非典型例子是豪斯,厌烦科研,就喜欢和各种疑难杂症打交道,只是他太牛了,所以不做科研、不喜教学还可以在大学医院待得好好的。另一个是学术型,可以规范诊治常见疾病,但针对某一亚专业却非常精深,对这一小类疾病的典型表现、不典型表现了如指掌,治疗上各种方案的优劣、并发症的处理把握自如,并做一些相关的研究工作,改写指南、推动学科进展。

  中国目前的体制把临床型医生的生存空间挤压得特别狭窄,公立医院科研,不管喜不喜欢,顺之者升,逆之者蹲着升不上去(晋升的杠杠越来越高哇)。私立医院处处坑,仅有的几个还过得去的高端民营医院病人廖廖,愿意做临床型医生的实在没什么好的出路。不过目前儿科由于公立医院的萎缩,相对好些;一些小规模的外科,以张强医生为首的医生集团,也是不错的方向。多数内科医生们在三甲教学医院的,掂量下自己的性格喜好,顺应时势能做点科研还是做点科研吧,其实也不是那么无趣的事情。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不应该随着年龄增长,把自己的专业认识过分局限在一个狭小的领域,那样的话一来面对临床上不按书本出牌的患者时往往用管状视野看病,看什么病都像自己领域的,容易出问题,二来还会失去很多美好的体验。个别医生定了亚专业方向后,对别的方向连国内指南定期更新也不认真阅读,对常见病都做不到与时俱进的规范化诊疗,是很不应该的。关于体验,比如谢鹏教授提出的脑出血Blend sign,真是经常见到,可就是没想到它能预测脑出血加重,了解到这个知识点,会让人由衷的感慨并迫不及待的在实践中验证。

  另外一些研究思路也可以相互借鉴,帕金森病Braak分期,有一种大一统的作用,把PD零零散散的病损部位串了起来,在会议Highlight环节,回顾离子通道病的时候,讲者也用了类似的大一统的思维方式,也让人更容易理解这一大类疾病。

  西方文化似乎较中国更为平等。国内开会聚餐的时候往往VIP们单独在一起,而EAN上大家都一样取些简餐,然后站在圆桌前,几个一桌,边聊边吃,此时是找心仪的大牛搭讪讨教的良机。这种学术上的networking也是会议的一个重要目的。EAN主席发言,半开玩笑的说,每人个要在会议上至少认识5个新朋友。

  虽然国外的学者们,在学术圈待久了,相互熟一些,有时候会在投稿、开会什么的时候受些照顾。但这些说白了,一定程度上还是基于学术上的相互欣赏与认同。希望中国的学术环境也能越来越好,关系越来越纯粹、越来越基于学术。六合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