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玄机资料

合租不易靠运气?毕业生租客:好室友决定租房
更新时间:2019-08-12

  扬红心水论坛,【编者按】8月,毕业生们走上自己的工作岗位。从此,人生再无寒暑假,只有不懈奋斗和拼搏。远离家乡,远离母校,毕业生们通过租房寻找家的感觉和人生归属,95后们认为,高房租是工作动力,好室友为工作锦上添花,有梦想就不要矫情,因为他们坚信 #房子是租的但人生不是# 。

  未来网北京8月6日电(记者 梁希理)“工作一天累到瘫,回家还要应付奇葩室友”“没有住得起整租的钱,就必须得操合租的心吗”……

  一说起在大城市的合租生活,总有年轻人摇头。早晚穿梭在拥挤的地铁里,朝九晚五在写字楼格子间工作打拼,下班后可能还要面对不如意的合租环境和室友关系。

  然而,也不乏一些格外“幸运”的大学生毕业生,在与陌生人合租的过程中拥有良好的租房体验,甚至意外收获了友情,在忙碌工作之外、在城市生活压力之下为自己的奋力拼搏带来些许光亮和动力。

  合住经历仅限于大学宿舍的嘉怡,对于第一次在外合租感到新鲜和期待,但联想到网上“奇葩合租室友”等吐槽,在走进这个三居室的房子时,心里还免不了心里七上八下。

  本科学习电视编导专业的她,在毕业前夕临时决定出国留学。大四时找工作不算顺利,她打算用出国深造来进行过渡。语言考试是摆在嘉怡留学面前的一个大坎。要想在半年多时间通过语言考试,复习就得真正拿出效率。于是她没有回家复习,而是留在了北京租房。在大学附近租房,可以到学校自习室复习或者外出上课,晚上回家也能继续复习。

  嘉怡告诉未来网记者,租房前她希望找到一个比较安静的合租环境,“即便合租室友之间不能做做成朋友,但至少不互相干扰。”她认为,合租关系好坏能够对复习有不小影响。

  她是三个室友中最晚入住的人,搬家那天,两位室友看到她忙不过来,还主动到楼下给她搬了点行李。

  “进家后,发现客厅是新收拾的。之前来看房时,公共区域也很整洁,但是今天专门又收拾了一遍,我很感动。就是这样的细节,能看出我的室友会替别人着想。我当时就感慨我的合租生活一定会过得不错。”

  刘珺是嘉怡的室友之一,毕业后就进入银行工作。白天她忙着上班,晚上回家还要抓紧复习应考CPA考试。

  得知嘉怡也在准备考试,虽然两人复习内容大相径庭,但两人却经常就复习时间分配、注意力集中技巧甚至是健身话题交流,也会互相倾听复习时遇到的压力困难,还会互相监督各自的学习任务推进情况。久而久之,两人从合租室友升级成了“学友”。

  嘉怡介绍,另一位室友李霞的年纪稍长嘉怡几岁,在合租的三人中俨然像个大姐。

  李霞在培训机构做钢琴教师,喜欢练习瑜伽和做饭,这样的爱好无疑给家里平添了一份生活气和烟火气。嘉怡说,“她每次做饭前都会提前问我们要不要吃,有时候我们说不用了也会多留一些出来。平时也喜欢提醒我们多喝水、多吃水果。我跟我家里打电话时还调侃李霞,‘租房跟妈住’。”

  如今,嘉怡的复习进度按着计划不断推进,当她回想起这几个月的生活仍十分感慨,“如果舍友关系比较紧张,我的复习应该多少会有些影响。”

  说起自己的这次合租经历,她和嘉怡一样,同样感到幸运。她向记者强调,”遇上好室友,简直就租房成功一半了!”

  这位也刚走出大学校园的应届毕业生林珊,目前在一家互联网企业就职,公司离住地只有五百米。通勤时间的确不长,但合租的情况怎么样?

  她说,室友是两个男生,一位是医生,一位是旅游规划师。工作比较忙,上下班、作息时间也正好与自己错开。“我还比较好说话,假如跟室友时间有冲突,那我早点起床都是可以的。”

  林珊认为,一开始接触两位室友时,就觉得性格比较好相处。“事实上,我在找房、租房过程中都会反复跟房东询问好室友的职业、性格、上下班及作息时间、生活习惯等。一些细心的中介会掌握这些情况如果都是刚大学毕业不久,同龄人的话也会较好相处。虽然有些人是在相处过程中才会发现问题的,但是租房前的打听能筛掉一些人。”

  林珊形容自己其他朋友的合租是一场“奇妙历险记”。“室友在公共区域随意丢垃圾、作息不同时间‘打架’、互相有意见但打冷战不沟通等等鸡飞狗跳的事,是经常听说的。”

  与两位异性合租是否害怕?林珊说,也得分情况看。“人品性格好的,反而是有好处的。我们家之前没人在的时候,曾经被人用铁棍撬门。所幸房门结实没有撬开。我的房间又离大门比较近。多少有点担心。”

  “后来我们还开了个小会,聊聊以后怎么一起应对这些问题。一方面就是出入锁好大门,晚上回家注意有没有人尾随。如果不是提前联系好的外卖快递,别人敲门我们都不会开门。两个男生还交代我,如果晚上回家晚也在群里说一声,需要的话可以下去接我。”

  她再次感慨自己幸运,租了一个不错的房子,收获了朋友还有安全感。更幸运的是,下班后有一个良好的休息环境,不用“上班忙于工作,下班疲于应对室友”。林珊说,相信很多大学生都是这样,“既然合租了,也都不想做‘孤巢青年’。”